黄石文学选刊]曹茂海发表在《散文选刊》2019年第8期下半月刊的散文《羞耻之窗

  原标题:[黄石文学选刊]曹茂海发表在《散文选刊》2019年第8期下半月刊的散文《羞耻之窗》

  我一向以为,微笑可以装出来,自信却是骨子里长出来的。装出个笑脸,这是众人有过的事实。自信,装不出来,要有底气。自信的人,走路有样子,说话有样子,哪怕一个眼神,一样手势,都能让人感觉到,他就是一个有底气的人。

  在很多场合,夸张地说,我的胃是不锈钢做的。这不锈钢的胃,消化能力强,不怕酒精刺激,不怕三鹿奶粉侵袭,不怕酸甜苦辣涩各类食品攻击,于是,胆子大,胃口也大。无论何时,凡是装进酒杯或是饭碗里的东西,一律毫不留情地装到胃里去,而且,吃得多,一律不认帐:身段苗条,保持一米七八的条子,还有,七十到八十公斤的体重。

  元月二十六日,凌晨。在食堂里吃下一碗辣汤面,一根油条。还没有回到家,肚子便痛了起来。胃腔,热乎乎,辣乎乎。回到家中,拼命喝开水。水是喝下去了,肚子疼却愈演愈烈。不多久,喉咙有水溢出,有面溢出。赶快逃往卫生间,扑哧,水和面喷薄而出。

  真是,奇了怪了。高中部一千多人用早餐,便便,只有我又痛又吐。镜头回放:我站在窗口,要一碗汤面,要放一点辣。站窗老妪拿起一碗面,舀一勺辣汤,递给我。我犹豫一瞬,接过面碗。老实说,我要的不全是辣汤,可是身后还站着人,也就罢了。曾经,我与永庆老弟每晚去成都吃火锅,先喝一碗辣汤,将胃撑开,再喝酒,再吃菜——这是发生在十多年前的事,记忆犹新。那个场景,在脑海中一闪,骄傲地一闪,且笑——吃面的时候,真辣,于是,把面和油条吃下,辣汤全倒了。过程非常简单。

  在家中熬了一上午,肚子痛而且胀。跑到学校对面药店,买了午时茶和腹可安,喝了,也吞了。整个上午,只要喝水,必然呕吐;去卫生间蹲过五六回,却没有一回拉出。小兄弟才子说,是食物中毒,必须去人民医院。也好,总是这么痛下去,胀下去,明天上午四节课,就要罢课了。

  文仲把车子开过来,我上了车,一种羞耻感油然而生。去年,贵阳爆发流感,中小学都放假了,我却平安无事;吃东西,只要人能吃,我绝对不论好坏,回回吃个肚儿圆。饮食很重要,我以为,与食材的好坏没有必然的联系,关键是要吃个肚儿圆。

  第一次去通山人民医院,医院虽然没有老家的那么雄伟,但感觉特别好:就像饿哭的婴儿,瞬间含住了母亲的奶头。才子去排队,挂号,然后一块儿上二楼看内科,又排队。因为是周六,一个值班医生,排出的队伍像一条长长扭动的蚯蚓,从医生面前一直扭到走廊第三间专家门诊的门口。我对才子说:“排队两小时,化验一小时,打点滴三小时,恐怕晚上十点也回不了学校。”于是,马上走,去一家私人诊所。

  倘是大病,可是去急诊室。像我这能大能小的毛病,只需等,而等待是十分可怕的。鼓起的肚子,有气在运行:那气,在五脏六腑中,颇像奇峰间缭绕的浓雾,挥之不去;坐在椅子上,背弯着;头脑清醒,有时出汗。想给老家的内科专家打个电话,问问病情,怕羞。已过天命之年,一点生理常识都没有,还是知识分子呢,专家会嘲笑你。

  文仲是通山人,县城中横七竖八的街道都很熟悉。他像一个导游,很快把我们导到了徐家桥诊所。医生是个美女,一叙,同姓,还是老乡;论辈分,我是他祖父的祖父。因为是老乡,也讲医德,美女医生望闻问切,颇为仔细。不到十分种,我躺在病床上,打起了点滴。而且,每隔半小时,美女医生过来查房,看我。

  客居他乡,能遇到老乡,那是天大的喜事。去年在贵阳,金先录说大冶话,饶崇和说大冶话,余云龙说大冶话,汪宣利说大冶话……大冶老乡建了一个“大冶同仁”的微信群。这个群,就像一条船,老乡们坐在船上,尽情地侃,侃的全是大冶方言。美女医生曹苏讲通山话,父亲早年到通山做木匠,后来落了户。曹苏生在通山,却能听懂大冶话。

  才子陪坐,三四小时。才子是河南信阳人,文学硕士,原在三峡大学上班,工资低,便下了海。我、文仲和才子同学校,同年级,同教语文。我六零后,文仲七零后,才子八零后。三人年龄呈阶梯型,却亲如兄弟。论酒力,信阳人最牛,文仲是马后炮。酒桌上,马后炮是颇具杀伤力的,有一回,酒过三巡,文仲连吞三杯,把雪哥喝趴下了。

  三人忙活一下午,应该吃个晚饭。才子问过曹苏,老曹打头包没有。我就知道,才子想喝酒。我打过点滴,肚子还鼓着,还隐隐地痛,酒是不能喝了。不过,我提议,三兄弟去洼团菜坐坐。才子说,去他家,晚饭,有人做好了。

  我没有去才子家,回家喝了一碗白粥,还吃了泡菜兜。白粥是个好东西,特养胃。晚上睡不着,就死追电视剧。电视剧叫《寒冬》,打日本鬼子的。抗战片大多是神剧,我特喜欢。这些年,被我追过的抗战神剧,恐怕要超过一千集。抗战神剧是良药,它可以袪痛,可以忘忧:刀劈一个无恶不作的日本鬼子(无论是大佐还是少佐),比吞下美酒或药丸来得痛快。

  第二天早上,不敢出门。病恙恙的,有问要答,怕羞。这时候,因为去过医院,不,是去过诊所,好像杀了一个贼,无论是看到人还是被人看到,都会心虚,都会胆怯,都会神不守舍。

  最近,我在研读李修文的散文集《山河袈裟》。我觉得,书中有两个最惹眼的词:一个是“羞耻”,一个是“狂奔”。以此为羞,以彼为耻,这“此”和“彼”是他人的,也属于自己;羞耻可以使良心发现,灵魂光闪,日子生辉……有形的狂奔,不是有计划的远行,却好像江河决堤,滔滔江水肆意奔流;无形狂奔是思绪狂奔,情感狂奔,岁月狂奔……狂奔是一杯烈酒,可以消解灰暗,净化心灵,激活岁月。我牢牢地记住了“羞耻”和“狂奔”这两个语。

  一觉醒来,肚子隐隐作痛。讲了两节课,显出若无其事的样子。然而,最让我心急的是,大便未通。几十年来,我有晨起大便的习惯。于是,跑到校门对面药店买了通便灵。医嘱一天一次,一次吞服五至六粒。我呢,一天两次,服下十二粒,仍不见效。直到第四天早上,大便通了。

  若是生病,或是受挫,有人选择倾诉,以求博得他人的同情;还有人把责任嫁接到他人头上,试图获得一时的心安理得。我对此种表现持否定态度,因为“存在的便是合理的”的定律并不是求得施舍的魔杖,就像鲁迅笔下的祥大嫂,一开始讲阿毛的故事可以博得眼泪,反复过后,便只有嘲讽甚至逃离了。因此,很理智的作为是:将阳光的面孔呈现,与身边的每一个人分享。

  把胡子刮得一干二净,照照镜子,脸色红润,精神抖擞。太阳出来了,阳光泼洒在身上,暖暖的。在运动场上散步,脚下生风。望一眼食堂,却有一种莫言的恐惧。有人叫我报告校长,我羞于启齿。即使扣发奖金,说得更严重一点,解聘了岗位,事故还是发生了。不过,要做个明白人,就得好好归纳一下:喜欢吃面,一定要煮熟;还有,少放一点辣。从现在起,我真正明白:我的胃,是肉长的。

  每个心房,有多个窗口,其中一扇是羞耻之窗。孟子说:“恻隐之心,仁之端也;羞恶之心,义之端也;辞让之心,礼之端也;是非之心,智之端也。人之有是四端也,犹其有四体也。”此间提到“羞恶”,意思是说,自己犯了错误觉得羞耻,别人干了坏事感到憎恶。我所强调的“羞耻”,类似“羞恶”,是一种人生信条。雅典政治家梭伦说:“活到老,学到老。”

  曹茂海 1964年生,湖北省大冶市大箕铺镇人,湖北作家协会会员,黄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。中学语文高级教师,1989年被评为“全国优秀教师”。在《延河》《中国报告文学》《散文选刊》《新作家》《读写天地》《五彩石》《散花洲》和《黄石日报》等报刊发表小说、散文百余篇。出版散文集《为了那半边》《柔软的日子》,小说集《路口》,长篇小说《大冶兵暴》《曹亚伯传奇》等,创作电影文学剧本《尹石匠的子孙》。

  1 原创首发,诗歌(除旧体诗词外)、散文、小说、评论、收藏、书画等作品,拒绝一稿多投。百字内简介加个人清晰生活照一张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